麻豆传媒视频ios

() 风长老得知林月阳是凌云子关照的人以后,再也没了之前的傲气,更没勇气跟宗主讨要说法和补偿了。甚至宗主说要补偿给他的三颗破镜丹都被他一笑而拒了,此时的他,真的不敢再继续为难下去了。

众人看到风长老前后变化这么大,也都一个个的感到不可思议,心中暗道:这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生了呢?

“林月阳是吧?炼丹是一门比较有前途的行业,我们修仙者可以没有武器,可以不懂阵法,可以不需要符,不过没有人能保证他不食用丹药的。你现在才刚开始接触炼丹,有许多东西并不了解。

不过这些你都不用担心,日后你慢慢就会懂的。这次你炼丹失败可能是因为自己不熟悉的缘故,中间某些环节出现了细小的问题没有被你注意到,我相信以你的资质多熟悉几次就能成功了。

身为炼丹师,最缺的不是丹炉,也不是火焰,更不是什么灵药,而是单方。我这里有早些年得到的一些丹方,而我本人也不善于炼丹,对这阁行业也没什么兴趣,就送与你拿研究吧!”风长老一改自己强势的一面,而是和颜悦色的跟林月阳说道。

说完之后,他就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简,也不管一脸惊呆的林月阳同不同意,硬是将那玉简塞到了林月阳的手中。

“宗主,我刚刚突然获得一丝灵感,有了一些感悟,想先回去整理下收获,尝试着再突破一次试试能否突破到结丹后期,这就先告辞了。”风长老转而对穆星石告别道。

“好了,此间事了,大家都各自散去吧!王长老,你就负责给林月阳讲讲长老院的规矩吧!”风长老离开后,穆星石一脸威严的对众人说道。

“是,宗主。”王长老连忙回道。

“我们也离开吧!”穆星石深深地看了林月阳一眼,然后转头对沐芙蓉和穆雨涵说道。

穆雨涵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月阳不忍离去,不过她也知道这时候不是他们说话的时间,只能等回到水月洞后再一起畅谈了。林月阳向她送去了一个安慰的眼神,虽然黑不溜秋的林月阳看上去有些滑稽,不过那也不是他能左右的。

“走吧!到你的修炼室去,我给你讲讲这其中的问题。”等到众人都离去之后,王长老对林月阳说道。他并没有指明说是告诉林月阳炼制丹药中间出现的问题,还是说长老院中的问题。

日系美妞波动人心课后

回到修炼室后,林月阳轴着黑不溜秋的脸看向王长老,等待着他的问话和解释。王长老笑笑道:“你还是先把这一身的药沫清洗掉吧!看上去怪怪的,难道你要这么一直黑下去?”

“王长老,不是弟子不清洗,我也不想这样子啊!弟子之前也试过了,这玩意儿根本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清洗干净的。”林月阳有些无奈的一笑道。

“哦!我倒是忘记了,你不是炼药阁的弟子,也不懂清洗之法。其实这种药沫在炼丹中也经常会遇到,炼丹师们也根据它的习性钻研出了清洗之法,名为‘去垢术’。我这就将去垢术传与你,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也就不用那么尴尬了。”王长老笑着对林月阳说道。

“多谢王长老。”王长老把去垢术传给林月阳后,林月阳真心的感谢道。

然后,只见林月阳身上一阵灵气冒出,很快那些黑色的药沫就被他清洗掉了。而他本人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,跟方才黑不溜秋的林月阳判若两人。看到自己不再那般黑不溜秋之后,林月阳这才满意的笑了笑。

“好了,接下来我给你讲一下长老院的一些事情,还有日后你应该注意的地方。像这一次的事情,以后你也就能够避免了。”王长老笑着对林月阳说道。

“还请王长老指点迷津,月阳确实对长老院许多事情不太明白。”林月阳请教道。

“你不明白很正常,这也是我的过失。当初接你来长老院,我也没有对你过多指教,只是给你安排好了修炼室,告知了负责内务的刘长老和其他没有闭关的长老及弟子们。

都怪我,当初我也只当你在长老院修行,忽视了你要走炼丹师这条路。如果我能早些把这些事情告诉你,也就不会发生今日这不愉快的事情了。”王长老有些歉意的说道。

“王长老过谦了,你身为长老院长老,这点杂事本来需要我自己去了解的,是我忽视了长老院这块圣地的一些规矩,怎么能怪王长老呢?”林月阳连忙解释道。

“好了,咱就不说这个了,再说下去我们说到明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都别为自己承担责任了,我这就给你讲讲长老院的一些规矩。

我们长老院和执法殿、战龙院分别位于星月峰峰顶的这三座悬空仙殿中。至于这三座悬空仙殿如何来的,这我就不多说了,跟咱这一次谈论的问题并没有关联。你若是感兴趣的话,日后自己慢慢去了解吧!

长老院现在有长老一十二位,其中结丹后期长老也只有我们殿主和副殿主,其他拥有结丹中期修为的有风长老、管理内务的刘长老,负责长老院警戒安的李长老,此外还有两位长老是结丹中期修为。

剩下的五位长老,包括我在内都是结丹初期修为。此外,长老院中还有各个长老的弟子,一共二十三人,再加上你,这就是我们长老院仙殿居住的部人数。

我们长老院的任务我也就不多说了,主要给你说一下这些人的心性问题。除了正副院主外出历练不在长老院外,还有两位长老也出去历练去了。现在长老院中其实就我们八位长老在这里。

我就不用说了,风长老这人性格有些暴躁,同时也喜欢钻空子,占些小便宜,不过他对我们宗门却是无比忠诚的,这次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记恨在心里。”王长老笑着给林月阳解释道,同时也想缓解一下林月阳和风长老之间的关系。

“多谢王长老,对风长老,弟子自感有愧,再说了风长老把他这些年收集到的这些丹方都直接送给了我。我还没有来得及看,但想必里边种类定然不少。风长老如此这般待我,我感激他还来不及呢!怎么会记恨他呢?”林月阳很是懂事的回道。

“你能如此想真是太好了,接下来我给你具体讲一下这些长老们的性格,以及以后你在长老院应该注意的地方。”听到林月阳如此回答后,王长老很是欣慰的说道。

接着,王长老告诉林月阳许多他之前都没有想到,或者说根本没有意识到的问题。比如说他这一次的事情,说小确实不大,但是说大了,那还真的不是什么小事。

倘若风长老真的是在突破的紧要关头,被林月阳的这次动静打搅到了,那林月阳惹出的麻烦就真的大了。打扰一位结丹中期长老的突破,对于整个宗门来说都不是一件小事。

林月阳身在长老院,周边修为最低的都是筑基期,虽然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能够得到很好地鼓励,同时也能得到些指点,不过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压力和不便的。

王长老也懂得炼丹,对于炼丹中常出现的问题也有自己的见解。炼丹过程中出现炼出废丹,甚至出现爆丹、炸炉等严重情况。这种情况可能就会引起地面震动、产生黑烟,有的还能生成刺激性气味等等。

为了避免炼丹过程中发生的不好现象更影响到长老院的其他人,王长老建议林月阳到炼药阁的火焰洞租一间炼丹室,可以在那里进行炼丹,也能避免很多麻烦。

林月阳对王长老的这些建议都很认真的记着,心想下去后就去租一间炼丹室去,也不用担心会出现这一次风长老找上门的事情来了。

“王长老,你之前说我这次炼制丹药出现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讲明白的,这是何意?还请王长老给小子解惑,小子实在是不明白这一次炼丹过程中的问题出现在了哪里。”王长老给林月阳交代完毕长老院的事情后,林月阳又向他请教道。

说实话,这一次林月阳所做的所有工作都十分到位,可是最后还是炼丹失败,出现了爆丹,还把自己变成了黑不溜秋的黑人,甚至因为这差点让风长老把他的修炼室给拆了。

“我先不跟你细说,我也只是从你给我的丹药碎渣中看出来一些门道,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,我现在也不敢太过肯定。这样吧!你现在就再炼制一炉丹药,我在一边旁观,跟我的猜测做一下比较,然后再给你解惑。”王长老笑着说道。

“既然王长老都如此说了,小子就按照我之前的炼制方法再炼制一炉丹药,还请王长老能够指点迷津。”林月阳答应道。

接着,林月阳取出丹炉,然后认真的将丹炉中上一次炼丹留下的残渣清理干净,这才拿出一块崭新的火元石开始进行炼丹。

他先是预热,然后慢慢控制火焰改变温度,等一切都达到要求之后,这才开始按照丹方上的介绍向丹炉中投入第一株灵药。等到那住灵药被炼制的达到要求之后,他又投放了第二株,然后是第三株……

等他投放完所有的灵药,很是规矩的掐着丹方上给出的法决,一切都跟之前炼制的手法一模一样。就连投入灵药的时机都分毫误差的,甚至火焰控制的温度他都能做到跟之前的一模一样,半点差别都没有。

“这小子神识强大,竟然能做到如此精确的地步,这就难怪了,最终失败那是必然的。”看到林月阳做到分毫无差的地步,王长老心中暗暗自语道。

王长老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林月阳改变法决或者是投放灵药的时候,他都会放出自己能够使用的那一丝神识进行观察丹炉中灵药的状况,每一次发现林月阳都能准确无误的把握住时机,王长老都在心中暗暗赞叹。

很快,林月阳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了,这时候林月阳看向王长老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王长老,我之前就是到这一步,然后准备收丹的时候出现了爆丹,我不确定这一次会不会再出现爆丹?”

“这一次我来帮你收丹吧!”王长老一笑道。

然后只见王长老一挥手,林月阳的小丹炉就直接打开了盖子,从中飞出十颗大拇指大小的看上去晶莹剔透般的灵气丹。

林月阳确定这是自己炼制的灵气丹,看样子还蛮好看的嘛!预料中的爆丹并没有发生,林月阳心中暗喜。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突然,那十颗灵气丹发生了变化,看上去十分完美的灵气丹上,开始产生了裂痕。

很快,那裂痕越来越大,变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林月阳暗感不妙,正准备提醒王长老注意的时候。那十颗灵气丹就像是充足了气的气球一般正要爆炸,下一刻就直接变成了一团粉末。

“王长老,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你将它们直接磨碎,估计又要爆丹了。我自认中间并没有任何一步出现失误,可是为什么还是会发生爆丹呢?”林月阳疑惑的问道。

“按照你这样炼制下去,不爆丹就怪了。”王长老一笑道。

“那又是为何啊?”林月阳更加疑惑了。

“你看着,我给你炼制一炉灵气丹,你慢慢体会一下吧!”王长老并没有过多解释,而是打算亲自炼制一炉丹药,让林月阳自己去体会。

这种方式比起告诉林月阳这中间的缘故要好多了,林月阳可以将他们之间的炼制手法以及其中的不同之处一一找出来,然后一作对比自然就明白其中的缘故了。这种收获比起直接告诉结果来说,那种好处不言而喻了。

林月阳又拿出一份灵气丹的灵药,王长老接过之后直接用林月阳的丹炉炼制了起来。他的所进行的炼制方法跟林月阳的一模一样,而且中间灵药的投放顺序,以及所使用的法决也都没有区别。

不过,一直用神识关注着王长老炼丹的林月阳还是发现了其中的一些不同。王长老投放灵药的时机并没有那么准确,不过也相差无几。还有他进行的一些其他的步骤,也出现过偏差,显然那种偏差很小,对结果影响不大。

最后,王长老结束了炼制,十颗灵气丹飞悬到林月阳的面前。比起林月阳所炼制出的那十颗灵气丹来说,王长老炼制的并没有林月阳的看上去晶莹剔透,不过也相差无几。

“看出些门道了吗?”王长老笑着问道。

“一样的手法,一样的步骤,中间都没有出现过大的失误,结果却大不相同。小子炼制过程中完按照丹方上的要求进行,做到了丝毫不差,不过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。而王长老中间虽然出现了一些不太精确的地方,但是却炼制出了上品灵气丹。”林月阳回道。

“你之所以出现爆丹,我只能告诉你,你前面的步骤做的太完美了。你要记住,有时候追求太过完美,其结果并不尽人意。要学会变通,你还是先学会走路,再学会跑吧!好了,这十颗上品灵气丹就送与你了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王长老说完之后就笑笑离开了。

林月阳脑海中一直回荡着王长老的那句话“有时候追求太过完美,其结果并不尽人意。”,他也渐渐地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