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病房,看到胡倩倩已经坐在沙发上削苹果。云深则坐在病床前和胡仁说话。

云深和胡仁说话的态度很随意,像是两个老友。

张宽心里头的疑问更多了。可惜,宁珊根本不懂他的心事。

宁珊提着礼品,来到病床前,“胡仁表哥,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?”

胡仁浑身打着石膏,转个身都难。只能仰着头,笑了笑,“谢谢珊珊表妹来看望我。我已经好多了。”

“胡仁表哥,你可要好好养身体。大舅妈可担心你了。”

胡仁神色黯然,勉强笑了笑,“我都知道。珊珊,这位先生,你不给我介绍吗?”

胡仁指着站在门口的张宽问道。

宁珊赶紧将张宽拉过来,“胡仁表哥,这是我男朋友张宽。张宽,这是我表哥胡仁,现在在京州科大做讲师。有望在三十岁之前评上教授职称。”

“你好,张宽!别听珊珊乱说。”胡仁的态度不亲近,也不冷漠,一切恰到好处。

“你好,胡仁哥。冒昧来看望你,希望没有打搅你。”

张宽有些局促。

这般唯美烂漫花语

胡仁笑着说道:“不用紧张。住院很无聊,我就希望多来几个人陪我说话。你们都坐吧。”

宁珊拉着张宽,也在沙发上坐下。刚好和胡倩倩一人一头。

胡倩倩似笑非笑地瞥了眼宁珊,满是看笑话的意思。

宁珊哼了一声,扭头不搭理胡倩倩。

云深和胡仁说话,“你年纪轻,伤势恢复得很快。过段时间,你就能回家休养。到时候就没有这么无聊。”

胡仁笑了起来,“云大夫,你还真会安慰人。我现在就盼着出院。”

“现在出院不现实。伤筋动骨,少说一百天,慢慢养吧。争取养得白白胖胖的。”云深笑话胡仁。

胡仁望着云深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他喜欢看云深笑着的模样。

胡仁突然想起一件事,“那天答应给你的书,我还放在家里。要不我让人给你送去?”

云深摇头,“不用操心我。你只管养伤就行了。”

“那不行,答应你的事情,我一定要做到。”胡仁有些激动。

云深赶紧压住他,“你想变成瘸子吗?竟然乱动,给我躺好。”

云深板着脸,语气特别严厉。就像是老师训斥学生一样。

胡仁乖乖地躺好,有些胆怯地看着云深。

云深哼了一声,很是不满。

胡倩倩和宁珊都极为惊讶。云深果然厉害,竟然管得住胡仁哥。

胡仁自小就是一根筋,认定的事情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。就连胡方知说的话,胡仁要是不认同,同样不会听从。

胡方知对胡仁打也打过,骂也骂过,全都不管用。最后只能让胡仁自己瞎折腾去。

没想到云深竟然能够管住胡仁,真是不可思议。

看着胡仁乖乖听话的样子,胡倩倩和宁珊都偷偷笑了起来。

胡仁讪讪然,有些不好意思。

云深瞪了他一眼,“我要看书,有的是办法。你不用管我的事情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。争取早日养好身体,早日出院。”

胡仁不由自主地点点头,“我听你的。”

“哥,你是该听云大夫的。云大夫说的话,也是我们的意思。现在什么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。”胡倩倩说道。

胡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倩倩,你有去看望爷爷吗?爷爷现在怎么样?”

“你放心吧,有云大夫在,爷爷肯定没事。”

云深微微低头,她没有告诉胡家人真相,胡老爷子并不好。每一次治疗,对胡老爷子来说,都是一场炼狱。为了让胡老爷子少受点罪,云深只能让胡老爷子长期处于昏迷状态。

现在,胡老爷子还活着,全靠燃烧生命做代价。

以胡老爷子的身体情况,燃烧不了多久,就该一命呜呼。

胡仁松了一口气,对云深说道:“谢谢云大夫。”

“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,不用谢我。”云深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张宽悄声询问宁珊,“为什么你们都称呼云深为云大夫?她不是刚高中毕业吗?就算考上了医学院,也要等几年后才能做医生吧。”

宁珊奇怪地看着张宽,“云大夫一直住在青山县,你竟然不知道她本来就是医生?”

张宽摇头,他怎么可能知道。云深是张诗雅的同学,又不是他的同学。要不是张诗雅总是提起云深,他都不知道云深这个人。

宁珊干脆说道:“云大夫不仅是医生,而且医术极为高明。”

张宽满是讶异。如果这个云深真的有这么厉害,为什么张诗雅从来没提起过?还是说张诗雅根本不知道云深会医术。

张宽有种冲动,他想现在就给张诗雅打电话确认。

云深继续和胡仁聊天,聊着聊着,两个人又聊到现在的前沿科技。、

胡倩倩和宁珊都听不懂,感觉是在听天书。张宽听懂了一点,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。

张宽很惊讶,云深刚刚高中毕业,知识面竟然这么广。她和胡仁讨论的一些问题,连他这个已经考上研究生的都听得似懂非懂。

张宽突然想通了,为什么张诗雅不是云深的对手,为什么张诗雅对云深的了解是那样的粗浅。

这个云深是个真正深藏不露的人物。也有可能,她生活的圈子里没有一个人能让她畅所欲言,所以大家对她的了解都停留在表面。

胡倩倩受不了了,大吼一声,“拜托你们,不要在讨论基因,生物,好不好。多少也要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学渣的感受吧。”

胡仁扶了扶眼镜,“不好意思,忘了你们也在。”

胡倩倩瞪了眼胡仁,你够狠。

云深看了眼胡倩倩,没吭声。

胡倩倩却不爽。云深那是什么表情啊,难道是在嫌弃她是个学渣。

好吧,她读艺术院校,文化课方面的确有点惨不忍睹。可是这不代表她能接受别人的鄙视。

胡倩倩大声说道:“胡仁哥,大伯母一直在操心你的婚事。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家啊?”

胡仁蹙眉,“倩倩,不要胡说。我妈不可能和你谈这些。”

宁珊哈哈一笑,胡倩倩你也有吃瘪的时候。

胡倩倩跺脚,瞪了眼宁珊,然后对胡仁说道:“就当我关心你的感情生活,不行吗?”

胡仁非常严肃地说道:“感情生活,是一个非常私密的话题。你可以关心,但是你不可以过问。尤其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你更不能问。”

宁珊拍手称快,“胡仁表哥说得对,我赞同。有些人,打着关心的旗号,其实就是粗暴的干预,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别人的身上。这种人是最讨厌的。比如某个人,自己都没有男朋友,还在那里说三道四,就跟八婆一样。”

胡倩倩顿时火了,呵呵冷笑,“还真当自己是个仙女了,问都不能问。这么有骨气,遇到难事的时候,别回家哭鼻子求人啊!一个人抗着,我敬你是个英雄。某些人啊,就是双标。”

宁珊冷笑一声,“我要怎么样,你管得着吗?”

胡倩倩嘲讽一笑,“是哦,我是管不着。我算什么人啊,我有什么资格管啊。一边吃着家里的,喝着家里的,一边又嫌弃家里管东管西,这不好,那不好。想让家里不管你,那就别吃家里的,喝家里的。只知道享受家里提供的好处,却不肯承担一点点责任,还真是不要脸。”

“你骂谁不要脸?”

宁珊腾的一下站起来。

胡倩倩也跟着站起来,一边挽袖子,一边说道:“怎么样?又想打一架吗?正好,让你的亲亲男朋友见识一下你彪悍的一面。”

宁珊紧张的朝张宽看去。

张宽很尴尬,脸色也很难看。

虽然胡倩倩话里话外都没有提到他,但是他知道,胡倩倩骂宁珊的话全都是因为他。

张宽也跟着站起来,表情严肃地说道:“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我先告辞。”

“你别走!”宁珊急了。说完就去拉张宽的手。

张宽一把甩开宁珊,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珊珊,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,改天我们电话联系。再见。”

张宽义无反顾地离开,宁珊气的跺脚,跟着追了出去。

胡倩倩张大嘴巴,一脸惊讶。“宁珊追出去了?那个张宽,那么不给她面子,她还追出去?她傻吗?”

云深不吭声。这种事她不方便掺和。

胡仁非常严厉地对胡倩倩说道:“一会珊珊回来,你给她道歉。”

“凭什么我给她道歉。”胡倩倩不满。

胡仁拍着床板,厉声说道:“就凭你当着她男朋友,奚落人家,不给人家半点面子,你就该道歉。倩倩,胡家是有规矩的人家。你这样子,非常丢人。”

“胡仁哥,你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。明明是宁珊丢人,你该骂她,不应该骂我。”

胡倩倩委屈极了。

胡仁半点不同情,“宁珊姓宁,她的事自有宁家人管教,我管不了她的头上。但是你姓胡,我有资格管你。一会珊珊回来,你必须道歉。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。”

胡倩倩委屈得都要哭了。胡仁哥怎么可以这样对她,太过分了。

胡倩倩朝云深看去,“云深,你说句公道话,你也认为我该对宁珊道歉吗?”

云深想了想,说道:“从人情世故,以及胡家的规矩来讲,你是应该道歉。张宽是客,不管怎么说也该给人家一个面子。不过从情理上说,今天是宁珊先撩你,你只是适当的反击她。你可以选择不道歉。最后,如果你坚持自己是对的,你也可以不道歉。”

胡仁不赞同地看着云深。

云深却坚持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。胡倩倩的观点很明确,她就是看不上宁珊的男朋友,即便是做面子,她也不乐意。

你强迫她道歉,只会让她心里累积怨气。下次和宁珊见面,只会变本加厉地爆发出来。然后你们又逼着她道歉。如此循环,她和宁珊的关系只会越来越恶化。

就算某天,宁珊和张宽分了手,胡倩倩和宁珊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最初和睦的样子。

我认为,大家都应该克制一点。感情的事情顺其自然。胡倩倩别去管宁珊的感情生活,宁珊也别刺激倩倩。大家最好能够主动避开某些敏感的话题,这才是长久相处之道。”

胡仁皱眉,他觉着云深的办法有纵容的嫌疑,可是他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胡倩倩面色阴郁,让她克制,让她和宁珊和睦相处,这是何等的艰难。

还没等胡倩倩想通透,宁珊耷拉着脑袋回到了病房。

大家都朝宁珊看去,看她这个样子,事情不太妙。

胡仁率先问道:“珊珊,张宽回去了吗?”

宁珊浑身带刺,说话的时候就跟吃了炸药一样,“不回去,留在这里继续让你们奚落嘲笑吗?”

胡仁皱眉。宁珊的脾气真的不太好。和脾气同样不太好的胡倩倩碰上,两个人吵架,真的是太正常。

“珊珊,倩倩不是有意的。你原谅她好吗?”胡仁没有放弃,继续说道。

宁珊冷笑,“胡仁表哥,你不能因为胡倩倩姓胡,就偏心她。你让我原谅她,除非她给张宽道歉。否则这件事免谈。”

“你做梦!”

胡倩倩没办法再克制。

“宁珊,我告诉你。你要犯贱,没人拦着你。但是你休想让我跟你一样犯贱。张宽区区一个暴发户的儿子,你让我给他道歉,他有多大的脸?他受得起吗?”

宁珊目光阴霾,死死地盯着胡倩倩。

胡倩倩丝毫不惧。

胡仁很气愤,怒道:“够了!倩倩,为刚才的话给珊珊道歉。”

“凭什么?”胡倩倩不服气。

胡仁厉声呵斥:“就凭你是胡家人,胡家没你这样张牙舞爪,口不择言,不讲规矩的女孩子。”

胡倩倩不敢置信地看着胡仁,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“胡仁哥,你欺负我。你们都欺负我。”

“哭也没用,必须道歉。”胡仁脾气上头,哪里管胡倩倩的心情。

胡倩倩哭哭啼啼,朝云深求救。

现在只有云深能够帮她。

云深扭头,当做没看见胡倩倩求救的眼神。她早就打定主意,胡家的狗血事情,她不参与。

胡倩倩没法,只能给宁珊道歉。

“珊珊妹妹,刚才是我不对,我给你道歉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

胡倩倩道歉完毕,哇的一声,再次大声哭起来。

宁珊哼了一声,她不同情胡倩倩。

她不客气地对胡倩倩说道:“你以为道歉有用吗?道歉能将张宽挽回吗?胡倩倩,我和张宽的感情要是出了问题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胡仁皱眉。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,宁珊却不依不饶,实在是不应该。再说,胡宁两家还是亲戚。

胡仁轻咳一声,“珊珊,你和张宽之间的问题,不应该怪到倩倩头上。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几句无伤大雅的奚落,就和你分开,那么这个男人不值得你珍惜。只能证明他爱自己的面子胜过爱你。今天为了面子,不顾你的感受和你闹矛盾。他日就能为了面子,出卖你,伤害你。珊珊,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。”

“胡仁表哥,你不用说了。张宽是什么样的人,我比谁都清楚。”

宁珊神色坚定,“今天谢谢胡仁表哥替我主持公道。很抱歉打扰你休息。你放心,既然你们都不喜欢张宽,下次我不会带他过来。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,再见。”

宁珊转身离去,走得很干脆。

胡仁张口,好几次欲言又止。最后叹息一声,“算了,现在说什么珊珊都听不进去,我还是不要浪费口舌。”

胡倩倩擦掉眼泪,说道:“胡仁哥,宁珊是什么脾气,你现在总看清了吧。她就是白眼狼,大家好心提醒她,她总认为我们是在害她。今天她要是不把张宽带来,我也不会说她。可她带着张宽来看望胡仁哥,就是不顾我们大家的感受。她就是自私自利,自以为是。”

胡仁觉着脑仁痛,“云大夫,我不想和倩倩说话,太吵。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,让她闭嘴。”

云深笑了起来,“胡先生好好休息,我现在就把倩倩带出去。不让她吵着你。”

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。”

胡倩倩气得跺脚。

云深不顾胡倩倩的反抗,强行带她出了病房。

走廊上,胡倩倩嘟着嘴,控诉云深,“你们都是坏人。”

云深翻了个白眼,“我要真是坏人,我就掏你的心,挖你的肺,让你永远闭上嘴巴。”

胡倩倩瞬间闭嘴,都不敢看云深。

云深刚才好可怕,像是小说里的终极大BOSS。

云深依旧板着脸,“以后乖一点,再敢吵吵闹闹,哭哭啼啼,我收拾你。”

胡倩倩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想怎么收拾我?”

云深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胡倩倩,“盘条亮顺,清蒸红烧都不错。”

“你才清蒸红烧。”胡倩倩气死了。云深故意吓唬她,都快将她吓死了。

云深知不知道人吓人,吓死人。

知不知道,她板着脸的时候,真的很像反派大BOSS。还是那种最邪恶的。新茄子影院视频在线观看

Post Author: admin

You may also like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向日葵授权破解版

下午程学明要来汇报进

不要vip的黄app

不要vip的黄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