例如刚刚,怀彰所说的话,可大可小,就她出言如此不逊,若是一个胸量小的,只怕早将她拖出去了。

   路显荣闭了闭眼,将情绪压了下去,将此事轻轻揭过就算了。

   他不可以与路遥的浑仗话计较,因为这有失帝王威仪,她虽出言不逊,可他是以贤王著称过的帝王,自然不可能因为此就大动肝火。

   太子似乎也对他的反应十分笃定,路显荣果然叫他回座坐下了。

   太子坐在路遥旁边不走,宴席到中途就很无聊了,太子对路遥道:“……我们出去走走?!”

   路遥道:“打算醉后吐真言?!”

   “孤说的话,一向都是真言。”太子笑了笑,拐着弯,就带着她出了大殿。七公主见了,便叫了宫人跟上。

   只是出来后,却不见这二人的踪影了。

   “公主?!”宫人低声道:“还找吗?!”

   “不必,”七公主道:“他们二人之间一定有秘密,真有意思。”

   路遥坐到了亭子里,亭子视野开阔,不可能藏得了人,她对着太子的脸,心中思忖,大约太子是想找她摊牌了。

   果然,太子一进了亭子,就开门见山的道:“你在现代社会时也叫路遥吗?!”

   寻欢乐的夏日

   路遥一副十分无辜,装傻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……”

   太子乐了,凑近她道:“小丫头,你别与我装傻充愣了,在西北时,我就觉得你不对劲,现在已百分百的确定,你就别装了……”

   路遥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他,却是面不改色。

   “你这心理素质,也挺厉害,”太子轻笑着道:“你是从哪一年来的?!”

   路遥知道今天怕是再装不下去了,见他非逼自己说不可的表情,便知今天怕是难已善了,便笑着道:“……二零一七,你呢?!在西北时,被刺客追杀,也能面不改色,你也很厉害。你在现代应该出身也不错吧?!大户人家?!”

   太子听了也笑着道:“有缘嘛,我也是那一年来的,不过出身也不过是普通人,然而在这里久了,很多的东西,自然也就不惧了……你说是吗?!”

   路遥总觉得他的眸子里藏了很多种情绪,听着就觉得不大舒服。

   她笑了笑,道:“是挺有意思的,你是胎穿吧?!”

   “你也是?!”太子笑着道:“所以说,当年如贵妃的事,你都知道……”

   那眼神和语气探究的,不出路遥所料。

   路遥笑着道:“我可比你倒霉,你一出生就做了太子,我一出生,就被你爹给扔民间去了,瞧你细皮嫩肉的,我又黑又粗糙,小小瘦瘦,真惨,啧啧啧……”

   太子见她说的十分自然,便少了些疑心,便道:“我的确比你幸运,不过刚出生时,也并不是太子,是父皇坐上高位以后才封的。”

   “那也比我好,”路遥似笑非笑道。

   太子看着她,十分专注,道:“若是现在也有这样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呢,你可以选择改变你的命运,变得与我一样运气好。只要与我绑在一起,帮我,摆定天下,你就可以再也不用过颠沛流离的日子了,你也知道你的身世,就是一颗定时炸弹。”

   “你想拉拢我?!”路遥道:“若我不答应呢?杀了我?!”

   太子听出她的语气有点不悦,便道:“若我是你,并不会与我作对……”

   “你又不是我,况且我怎么帮你?!我不过是个自身难保的南朝公主,没这个本事,更没这个能力,不仅不能帮你,连与你作对也做不到……”怀彰试探的小心的道。

   “小丫头,你又开始装傻了,”太子道:“是我给的筹码不够大嘛?出生于此世,只不说前世的缘份,只说这一世,你没有理由与我作对……”

   “你太抬举我了……”路遥笑着道,“我没那个帮你的本事。”

   太子高高大大的青年模样,可是路遥却瘦小的像只小动物,他低着头注视着她,一大一小,仿佛大的能生吞了小的,并毫不费力。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,“这么说来,你非要与我为敌了?!”

   “我也没有要与你为敌?你真是奇怪,为什么人不是帮你就要与你为敌呢,你就不能当我是个路人?”路遥道:“你们宫中的事,与我无关!”

   太子停顿了一会,收了些笑,只是嘴角微勾着,道:“……若我们在现代,一定能做朋友,你说是不是?!”

   “那可不一定,性格不同的人,很难同行。”路遥道。

   “这一世,我们立场不同,你若不站在我这边,是想站在晋阳那头吗?!这就是你的选择?!”太子的脸庞在灯笼微光的照耀下,明明灭灭,显得有点阴森。

   路遥道:“你这话好玩,晋阳城哪里就是朝廷的敌人了,他是你们朝廷的属城,”

   “路遥!”太子似乎咬了一下牙齿,道:“你真会装傻!别以为我不知你的筹码!”

   “我能有什么筹码?!”路遥叹了一口气,道:“太子实在过于多虑了!”

   太子哼笑一声,道:“你虽是公主,虽是南朝公主,可是以后,我可以给你封地,给你特权,赐你王爵,与平常的公主不同,就像王公大臣一样,你是自由的。”

   “就像香你好港那样?!”路遥笑着道:“你真是舍得,大度……可我配不起这样的赏赐,实在没有什么能帮你的……”

   太子似乎因为她油盐不进,而有点愤怒,压低了声音道:“……那你到底想要什么?非与我为敌吗?!”

   路遥看着他的眼睛,笑也早收了,淡淡的道:“我们从自由而来,从平等而来,你现在却要抛弃你根本的东西,选择在这个世道称雄?当然,你可以有这样的选择,可我也有我的坚持,我从未忘记我的来处,可你已经忘记了……”

   太子微微一怔,整个人似乎恍神了一下。

   他看着路遥坚定而执着的眼神,似乎面容被烫了一下似的,退后了一步。

   路遥还在坚持着,那样执着坚信的眼神,她从未融入过这里,她只是在……游戏人间,当成了游戏或是梦境,可是他却是当真了。新香蕉app软件

Post Author: admin

You may also like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向日葵授权破解版

下午程学明要来汇报进

不要vip的黄app

不要vip的黄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