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茄子app公众号

唐苏点头同意。

唐易并不会吝惜到一张照片都不给,主动替他们拍了照片。

照片当即洗了出来,亲手交到陆子衍手中。

唐易交过去时说道:“希望陆子衍看着照片会喜欢。”

“会的,我会好好珍惜照片。”还有照片里的人。

宋辞心里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如果不能确定秦晟到底是不是陆子衍的亲生父亲,那她也没办法去为陆子衍说话。

两手都是亲人。

她没办法就武断的去替唐家做决定,这对唐易和唐苏都不公平。

她承认,除了霍慕沉,任何人都得不到她的偏爱。

霍慕沉并不想让别人的家事耗费她的心血,当即就将人搂在怀里,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我们小辞不用羡慕别人。

别人有的,都有。

阳光下的美女青春在跳动

想吃什么,我晚上给做。”

宋辞咀嚼着霍慕沉口中的字眼,心里愈发甜滋滋的。

唐易低头看了眼腕表,“苏苏,吃完了,就先去机场候机室。”

唐苏乖巧的站起身,跟在唐易身后。

“表哥,也不用那么着急,不如留下来,和我讲一讲我母亲。”宋辞提议。

“好吧。”

刚走出两步就又坐回来。

霍慕沉担心宋辞坐的不太舒服,让经理拿出座椅和软垫给宋辞靠着,“还想问什么?一次性全都问完。”

“又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?”宋辞瞥一眼。

“问完后,以后就少和唐易说话。”霍慕沉语气算温和。

“这都能吃醋吗?”宋辞小声在他耳边说道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唐易再次掩唇,“要不然我就先带苏苏去机场吧,我担心赶不上飞机。”

“倒是不用。”宋辞立即推开霍慕沉,板板正正的坐起来,又问,“我母亲一直都在唐家,又是怎么突然就离开唐家?”

“小姑姑不是突然离开唐家,是早就有计划离开唐家,更准确的是来说,不是离开唐家,是和唐家脱离关系。”唐易严谨说道。

“我父亲呢?见过我父亲吗?我母亲唐诗又怎么会和宋远城在一起,想必们都知道吧。”宋辞一针见血,好不容易等到唐易过来,绝对不能放过这种绝佳的机会。

“小姑姑离开时,我还很小,苏苏还没有出生,的父亲我也没见过,只是听小姑姑和父亲说过,她嫁人了,也领了结婚证,至于生身父亲,父亲和母亲都问过多次,小姑姑都没有说,唐家向来又不是迂腐门第,要讲究门当户对,只是希望小姑姑能找到幸福。

小姑姑向唐家长辈再三保证,她很幸福,没有后悔过。

至于后来谈了什么,就不得而知。

小姑姑最后选择和唐家脱离关系,她的解释就是不想连累唐家,更向我父母请求,倘若有一天她有任何问题,都不要去找她,更不要以唐家名义带她回来。

我想,小姑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吧。”

“我母亲是带着身孕脱离唐家?”

“算是。”

唐易点头。

“那我母亲和我父亲在一起是什么时候?”宋辞又问。

“我不知道,那个时候,我才几岁,记不起来。”唐易坦诚回道。

“唐家,一直都是双生子,嗯?”霍慕沉忽然开口问道。

“是,但不是双胞胎,自然有例外,我不确定能百分百,但是至少在三代内,我们家族一直都是两个。”

“两个?上一代也是这样?”霍慕沉问的细致。

“是,据我了解,爷爷那一辈就是如此,至于爷爷的妹妹也是很久不和我们联系,所以我们也不清楚,那一系是不是也有两个人。当然了,我们从爷爷的这一支血脉几乎都是生两个,但女人并不会一生就必须有两个,也许血脉交融后,唐家的血脉就会越来越少,也许就只会有一个,或者大于两个。”

唐易又低头打趣,“要是只要是唐家粘带点亲戚,就能生两个,那唐家的家族岂不是就能壮大了?”

“唐家人很少?”宋辞满脸疑惑。

“可以这么说,唐家人活下来的都很少。”唐易说道,“像我们这样的家族,一致对外,本来就会有想要破坏的人。

之前我母亲被绑架,受到惊吓,其实也都是想拆开唐家。”

“那爷爷的妹妹,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现过?”

“因为她已经死了,自然她嫁的家族就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。”唐易眼神里并没有什么关心,唐家虽然彬彬有礼,从来都不会和任何集团恶意竞争,可也是真无情。

“她也生了一儿一女吗?”宋辞又问。

她开始怀疑,自己母亲还给她生了一个哥哥,只不过不知道在哪里而已。

“嗯,她嫁给莫家后,为莫家家主生下一儿一女,男孩据说是夭折了,女孩起名叫莫雨舒,也没有再和唐家联系,不知道是怎么样,后来郁郁寡欢就离世了。”

唐易说完,霍慕沉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“说的是莫家?女孩叫莫雨舒?”

“嗯,女孩叫莫雨舒,怎么了?”

这回轮到唐易疑惑。

空气里瞬间降了几度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恰好认识一下。”宋辞嘴角勾起冷笑,用力握紧霍慕沉的手腕。

霍慕沉也反手用力捏紧她的,沉思下来,心想:“小辞的身体是被人养出来,用来割除肾脏,所以一开始才能免遭一难。

那她上一世,第一次被取走一个,过不久又不久被取走第二个,那不就是……”

“多谢。”

霍慕沉开口道谢,让唐易诧异两秒。

“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“帮了大忙啊。”

宋辞微笑感谢。

她能想到,霍慕沉就一定能想到。

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,唐易看了眼时间,“好了,我们可以启程了,到时候表妹回家来看看小姑姑从小生长的地方。”

“好。”

宋辞点头道别。

陆子衍就浑浑噩噩的站在他们旁边,目送唐易上车,视线又随唐苏上车一并离开。

“咔哒!”

车门紧锁,陆子衍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。

可过了两秒,唐苏又降下了车窗,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,“陆子衍。”

“什么?”

陆子衍连忙跨步到唐苏身侧。

唐苏一笑,眼眸弯成月牙,“我和说个秘密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