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破解版免次数

♂? ,,

此时此刻,宁凡只需一次闭关,便可彻底冲破鬼玄中期的瓶颈!

他的法力则几乎堪比鬼玄巅峰的修士!

吞噬掉466朵古神心莲,宁凡获得的最大好处,并非法力提升,而是第二心窍有了初步开辟的可能!

在他心脏上第一神窍之旁,此刻出现了一个极其细小的金色光点。

这金色光点所在位置,正是第二神窍的位置所在!

这一刻,宁凡对古神之心的领悟更多了一层,有了明悟。

只要修炼出足够多的古神神心之力,便能从第一神窍运转神心之力,在这光点所在位置不断冲击,一步步开辟出第二神窍!

一旦开辟出第二神窍,宁凡吞噬天材地宝、提升法力的效果,将再次翻倍!

服食一颗道果、丹药,所获得的好处是普通人的四倍!

“若我有完整的古神修心功法,便可修炼出神心之力,开辟出第二神窍!可惜,我并无古神修心功法…”

“若有足够多的古神心力,我纵然没有修心功法,也可沿着第一神窍,自行摩挲,开辟出第二神窍!”

时尚运动型之阳光美女图片

望着一望无际的金色平湖,宁凡目光时而火热,时而无奈,十分复杂。

这金色平湖之中,倒蕴含了些许古神心力,却并不多,不足以支撑他开辟出第二神窍…

若森罗仙王所言不假,这一片金色平湖。便是传说中三窍古神才可开辟的‘心之源泉’——心源!

三窍之心,可化心源;七窍之心。可立心界!

二窍古神,服食丹药提升法力的效果是常人四倍。

三窍古神,服食丹药的效果是常人八倍,且一旦开辟心源,一身法力会因为心源的存在,暴涨一倍之多!

“心窍…心源…心界…”

宁凡目光微闪,收起繁复的心思,收敛了一身气势。徐徐站起身。

森罗见宁凡气势增涨了不少,点点头,冷冷道,“去第三层!”

光阴之洞第一层,是一片血海。

第二层,是金色平湖,是古神心源所在。

第三层。是一片无边无尽、漫天黄沙的空旷世界。

落日余晖下,黄沙的边际处,遥遥可见一脉孤独河流。

漫漫黄沙之上,立着一个金字塔形的金色祭坛。

金色祭坛之上,有一个七芒星远古大阵,散着耀眼的金色光芒。

那之前跟在森罗身边、有着舍空修为的金甲古神。此刻浑身捆满锁链,囚禁在七芒星大阵的中心,周身被金色阵光笼罩,满面痛苦之色,不住"shenyin"、哀求…

“主人。饶命!主人,属下不想死啊!主人!属下快要承受不住这份古神之力了!”

那金色古神本在满地打滚哀嚎。忽的感知到森罗到来,立刻目光大惧,死死咬着呀,不敢发出一句多余的"shenyin"。

宁凡一见这金甲天神,立刻面露古怪之色。

若他没有听错,这满地打滚求饶的金甲天神,就是他之前听闻的那名求救古神…

森罗目光冷冷扫向金甲天神,言道,

“此人是一个半窍古神,机缘不够,未能开辟出第一神窍,故而很难承受流沙之心的古神之力。他,是本座的第三元神,名为‘三神’,穆图的本名,是‘二神’。”

又望了望这片金色沙漠的世界,言道,

“这里,是七窍古神才可开辟的‘心之世界’——心界!据说太古之时,有人修出心界,并将心界修炼到极致境界,令心界成为了‘只要相信便会存在’的世界,并可为古神提供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法力!第二层的心源,是流沙始祖所开辟。第三层的心界,亦是流沙始祖机缘巧合所开辟。可惜此心界并不完整,无法为流沙始祖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。不过,此界蕴含着无比玄妙的至理——世界,唯心!三界虚妄,唯一心作!”

世界,唯心!三界虚妄,唯一心作!

森罗的这一句话,好似化作惊涛骇浪,在宁凡心中翻覆!

简单的一句话,却包容着无尽妙理,与宁凡修道至今的认知迥然不同!

唯心,唯心…那是与世界存在法则截然不同的一种力量!

这一句话,仿佛在阐述这世间存在的一切,除了自己的本心,皆是虚妄,唯心是真。

心若生,万物生,心若灭,万物灭。

心中若勾勒出世界的轨迹,便可创造一处世界!

在这处世界中,只要相信,便可存在!此世界一切,都是因心中一念而生!

在这片世界中,唯心,是真…唯物,是虚…

唯心,唯物,这截然相反的两个概念,包含了世间一切相反的大道在其中。

宁凡乍听森罗此言,只觉得心中升起无数感悟,待要去细细体悟,却又发现自己并且明悟什么…

“穆图…这个名字不好听,没有二神顺口。”在宁凡认真悟道之时,森罗忽的皱眉,一本严肃的言道。

“穆图…二神…”宁凡面色又一次古怪起来,心境已乱,不再悟道。

他倒是没有想到,森罗仙王给第二、第三元神起的名字如此难听。

穆图比起二神,貌似好听了无数倍,起码是个正常名字吧。

二神,三神…这世上不会起名字的修士,不在少数啊。

“一个时辰已经过去,穆图的大阵似乎还没布好啊。这七芒星阵中的古神之力,还不够强大!三神叫的也还不够惨烈!这说明,流沙始祖的古神之心。还未彻底复苏!他的大阵,根本还没有布好!哼!”

森罗目光扫了扫七芒星阵的阵光强弱。怫然不悦,冷哼一声。

穆图自称可一个时辰布好大阵,彻底令流沙之心复苏,却没有完成自己的承诺,必须要好好责罚一番才可!

森罗身形一晃,面色阴沉地出现在祭坛之下,静静等待着。

宁凡始终不发一言,紧随森罗之后。出现在祭坛之下。

森罗不满穆图布阵太慢,却不得不继续等待。

宁凡立在此地漫漫黄沙之上,心念一动,抬指一指,平沙之上忽的凭空多出一座山岳,为法术所幻化。

那山岳才刚刚出现,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、腐朽。迅速化作满地沙砾尘埃!

“此地充斥的光阴之力,好强!”宁凡目光一变,心中满是震撼。

此地的光阴之力,会攻击一切入界的非古神之人!

三神是半窍古神,宁凡是一窍古神,森罗心中无窍。却早已强行吞噬了一半流沙之心的力量。

他们不会被光阴之力攻击,但其他事物一入此界,皆会面临风化、拂袖的危险!

“知道流沙始祖修炼的是哪种古神血脉么?”森罗忽然向一旁的宁凡考校道。

宁凡并未料到森罗会向自己提问,略略沉吟片刻,摇头道。“不知。是光阴血脉么?”

“不是!光阴血脉,又名‘遗世血脉’。为遗世始祖特有的古神血脉,现如今,整个北天之中,只有一名小辈拥有这种血脉,似乎是遗世宫北家的族人…东天之内,从未任何修士修的遗世血脉。流沙始祖的神血血脉,名为‘太阳真脉’,他修成的真神之体,被人尊称为太阳之神!他的光阴之力,据说是从真阳之力中孕育的产物。”森罗仙王冷冷道。

“太阳真脉?由真阳之力孕育光阴之力!这怎么可能!”

宁凡目光一震,以他的阅历,很难想明白,真阳之力与光阴之力有哪一点联系。一种是至阳至刚的力量,一种是岁月流逝的力量…二者的联系点,在哪里…

为何真阳之力,可孕育光阴之力。

真阳,光阴…真阳,光阴…一阳一阴…

宁凡目光一霎迷茫,这其中的道,他似有所悟,却看不透。

森罗仙王也不知是不是觉得等待的过程太过无聊,竟又一次问道,

“听说过东天仙界的镇天之宝么?”

“听说过,东天仙界的镇天之宝,名为镇天钟,是东天祖帝遗留之宝。此钟威能无穷,据说此钟一声钟响,可灭一界。”宁凡回答道。

他当然听过镇天钟的大名,不仅在东天听过,早在化神之时,便在云海之中,从北璃的口中听过镇天钟的名头。

说起来,镇天钟还与宁凡手中的东溟钟、北天云海的轮回钟有着不少联系。

“好一个‘钟响,界灭’!”森罗仙王冷笑一声,又问道,“听说过北天仙界的镇天之宝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宁凡摇了摇头。

“北天仙界的镇天之宝,是九颗至阳宝珠,名为‘阴融九珠’!此珠本为至阳之物,一旦祭起,耀眼如日,九珠齐催,可焚一界!但此珠最厉害的地方,不是发动真阳之力的攻击,而是阳极生阴,以真阳之力炼作光阴之力!”

“阴融九珠!阳极化阴!”

宁凡目光一变,忽的想起洛幽曾经传授给他的一段口诀。

北溟有日,其名阴融!

宁凡修为尚低之时,曾凭阴融之力,一次次克制敌人的真阳之力。

阴融二字,他听说过!

北天镇天之宝名为阴融九珠,这阴融二字,不知道与那段口诀有何联系…

“如今的四天之中,罕有人知道,阴融宝珠,本有十颗,并非九颗。第十颗,曾被流沙始祖偶然寻得,并强行吞噬炼化!阴融十珠,第一珠最弱,第十珠最强!流沙始祖修的是真阳之力,吞噬了第十珠,阳极生阴,修出了东天最强的光阴之力!他的光阴之道,甚至比北天遗世宫的正统血脉还要强上半分!”森罗仙王又言道,

“流沙始祖吞噬了第十颗阴融宝珠?!”宁凡目光忽的一震。

他忽然忆起流沙始祖的金身塑像。那塑像一手持着一颗堪比小太阳的宝珠,那宝珠。莫非就是阴融第十珠!

阴融第十珠被流沙始祖所炼化,也许,第十珠的碎片,还剩了一片…

宁凡手掌抚了抚储物袋,储物袋之中,正静静躺着一片充斥真阳之力的宝珠碎片。

此刻,宁凡有数成把握相信,自己手中的那一片宝珠碎片。正是阴融第十珠的碎片!

阴融第十珠,为最强大的阴融宝珠!比遗世宫持有的北天镇天宝——阴融九珠都要强!

宁凡心思飞转,如今他持有第十珠的一片碎片,不知又会获得何等机缘…

将心中兴奋情绪收起,宁凡又思索起‘真阳化极为光阴’的大道来。

隐隐的,他已明白,真阳之力与光阴之力的联系。在于一句阳极生阴。

但真阳之力与光阴之力如何彼此转化,却难以思索透彻。

谈到流沙始祖的最强光阴之道,森罗目光变得空前热切!

他的空间之道,为东天最强,若在获得最强光阴之道,其实力必定暴涨。毋庸置疑!

渐渐的,他的目光变得更加血红,一旦获得那种力量,这一次,他定要让神虚阁付出惨重代价!

森罗渐渐冷静。开始推敲攻打天狱的每一步计划。偶尔自语几声,倒是让宁凡旁敲侧击地猜出森罗的部分图谋。

宁凡则思索着森罗仙王无意间说出的大道至理。

不解。不解,不解…

阳极化阴,何为阳之极?真阳又如何化作光阴…

第三层沙漠世界,此刻已是日暮时分。

夕阳欲沉,宁凡立在夕阳下的沙漠上,影子拉得很长很长…

茫然间,他低下头,看到了自己脚下的影子。

抬起头,直视长空落日,又望向天际处的沙漠孤河…

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…

他看着一旁早已化作沙砾、尘埃的法术之山,若有所思。

他蹲下身,捧起一把流沙,看着流沙一点点从指间流逝,若有所思。

阳光之下,必有阴影,表面再高大的人,背后也会有歪斜的影子。

这世间,没有完美。日出之后,沙漠酷热。日落入夜,沙漠冷寒彻骨。

日夜更迭,阴阳交汇,阳之初,为日出之时。阳之极,当为日落之时。

在这一刻,太阳化作了弯月,白日变作了黑夜。

在这一刻,阳之化极而为阴,这是阴阳之理。

此理,可适用于阴阳之变,当从真阳转化光阴,并非仅有阴阳之理那么简单。

宁凡闭上眼,沉思许久。

复又睁开眼,看着西斜的落日,忽的明白了什么。

日出,日落,月升,月落。

日月更迭,阴阳转变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这其中,有岁月流走,有光阴存在。

光阴光阴,那一个光字,代表的是阳,是日。那一个阴字,代表的是阴,是月。

阳极化阴,阴极化阳,如此周而复始,才可衍生出光阴之力,令光阴流逝,令岁月摧枯拉朽的风化一切,磨灭一切,毁掉一切…

宁凡再一次望向长空,他知道,从日入夜,不仅仅是阳与阴的变化,日与夜的更迭,更有岁月在悄然流走。

宁凡捧起一把流沙,他知道,从山岳演变为风化的岩石,再演变为沙砾、尘埃,亦有岁月在悄然推动这一切。

人会老,因为世间有阴阳更迭,日月变幻,有岁月流走。

沧海变作桑田,是岁月改变着一切。

岁月,即光阴!

真阳化光阴,仅有真阳之力是不够的,需要同时修出真阴之力,并令阴阳演变,才可衍生出光阴之力!

流沙始祖没有修出真阴之力,他取巧了,吞噬了阴融之珠,借阴融之珠的力量,令真阳之力化阴转阳,周而复始…如此,修炼出惊世骇俗的光阴之术!

光阴,为无上秘术!

这世上最难踏遍的是天地,最难留住的是光阴!

宁凡紧紧握住手中流沙。握得越紧,指间缝隙便越大。流沙便消逝得越多。

光阴,握不住!无论如何用力,都握不住!

朝生夕死,仿如此指。逝者如流沙,不舍芳华…

“光阴,光阴…”

宁凡没有流沙始祖那么高深的真阳道悟,也没有系统得修炼过真阴之术,更没有完整的阴融宝珠可吞噬。取巧明悟阴阳变迁的至理,感悟光阴流转之妙。

但他,为阴阳锁的持有者,为乱古大帝之传人,为阴阳魔脉之后人!

他修道至今,对阴阳二字的感悟,虽不至深。却也颇多。

虽不至精,却有着独有的感触。

阴阳转化,他早就能借助阴阳锁的力量办到!

若修有足够强大的真阳之力,他可令阳化阴,阴阳流转。

若修有足够强大的真阴之力,他可令阴化阳。阴阳变幻。

他已明悟修炼光阴之力的关键,也有阴阳锁这一至宝,取巧修炼光阴之力。

他所缺的,只是转化光阴之力的媒介。

手掌再一次按上储物袋,宁凡心中一决。

他的储物袋中。有赤精石25颗,炼化之。可大幅提升真阳之力的修为。

他的储物袋中,还有疑似阴融珠碎片的物品,一旦炼化,亦可大幅提升真阳之力。

凭借这些真阳之力,外加他体内的一丝光阴之血,他应能修出威能不弱的光阴之力吧。

凭此光阴之力,他应能将风烟一指的威力大幅提升,多出一式惊世骇俗的手段。

若有时间,他可炼化掉这所有的真阳之宝!但此刻,不是时机!

轰隆隆!

巨大的轰鸣声忽然由远及近传来,整个光阴之洞的颤动忽然渐渐剧烈起来。

这一刻,石洞第一层的穆图,布好了大阵,祈祷着森罗仙王不会降罪于他,怪他布阵太慢。

这一刻,流沙星海之底,第二个石洞忽的金光大现,光阴之力陡然提升,与光阴之洞内的光阴之力不遑多让。

这一刻,囚禁于七芒星阵中心的三神,忽的惨叫起来,声音中满满都是痛楚。

这一刻,森罗血眸精芒一闪,对宁凡厉声吩咐道,

“,速速进入七芒星祭坛,助三神分担大阵中的古神之力!这份古神之力太过庞大,能炼化多少,便炼化多少,不能炼化的,则尽可能将其存放于神心之中!”

一听此言,宁凡扫去眼中道悟情绪,恢复古井无波的表情,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遁光,朝七芒星大阵飞去。

他知道,流沙始祖古神之心的复苏,已经开始!

第二石洞,不,第二神窍,已然复苏!

在第二神窍复苏的瞬间,七芒星大阵中的古神之力骤然翻倍,非三神可以承受!

宁凡自问,凭他修为,远不足以炼化如此大量的古神之力,至多只能炼化一部分,余者,必须存放在神心之中,充当古神之力的容器,供森罗仙王随时取用。

他已从森罗仙王的话语里听到不少计划,他以为小妖女解毒为条件,答应暂时作为森罗仙王古神之力的容器,此刻已无法回头!

一跃登上七芒星祭坛,如山的古神之力立刻从天而降,朝宁凡狠狠压下,身旁的空间都开始颤抖!

剧痛立刻传至四肢百骸,但宁凡并没有如同三神一般,痛楚地在地上乱打滚。

痛,他不惧!

他面色苍白,体内开始出现微弱伤势,目光却是毫无惧意!

宁凡一面借黑星之力治愈伤势,一面仰天而望!

目光,带着一丝火热!

这倾天盖地的古神之力,乃是纯粹之极的古神神心之力!

这是流沙始祖神心的力量,正好可借来冲开古神第二神窍!

庞大的古神心力汇入宁凡体内,被宁凡引入自己的心脏之中。

心脏上,那金色光点所在之处,古神之力迅猛撞入!

一个细小的孔洞,正一点点成形!

古神第二窍!

(1/1)没更了,洗洗睡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