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思颜听见周怀轩的问话,笑了笑,柔声道:“还好,到家好多了。一时着急,来不及找别的衣裳。周大哥的貂裘,我会命人好生打理后再送回去。”又道:“我那边还有好些皮毛衣裳,没有来得及拿出来。”

周怀轩挑了挑眉,不是很信她的话。

跟在盛思颜身后的婆子忙道:“周小将军您不晓得。我们大姑娘不在家,涂大丫这个贱人将大姑娘的衣裳首饰都搜走了,放她的绿玉馆去了。”又对盛思颜道:“大姑娘,木槿姑娘已经派了人去绿玉馆取回来了。”

盛思颜点点头,“不急,我要进去审那些人去了。”又对周怀轩福了一福,“周大哥,我先进去了。你略等一等,我问出口供,亲自给你送出来。”

周怀轩点点头,背着手看她上了软轿,往二门上去了。

等盛思颜走远了,周怀轩将周显白叫了过来,淡淡地道:“去神将府,问连翘把我房里那个香樟木箱子拿过来。”

连翘是周怀轩的大丫鬟。

周显白应了一声,飞一般跑回神将府。

周承宗的小厮在神将府门口等了大半天,才等到周怀轩的小厮周显白回来了。

他踮着脚往周显白身后看着,问道:“大公子呢?大公子怎么还没回来?”

周显白知道这是神将大人身边的小厮,一时也顾不得跟他解释,忙道:“大公子在盛国公府帮着拨乱反正呢。你别急,等办完那边的事就回来了,劳烦你跟神将大人说一声。我要去给大公子拿东西去了,失陪!”说着,一溜烟跑了。

周承宗的小厮追不上周显白,只好郁闷地去给周承宗回话去了。

7160极品美女之梦幻女神

周显白来到内院周怀轩的院子,对周怀轩的大丫鬟连翘道:“连翘姐姐,大公子说要拿他房里那个香樟木的箱子出来。劳烦姐姐帮我拿出来。”

连翘忙道:“大公子回来了?怎地不见人?”

“连翘姐姐你就别啰嗦了,大公子等着呢!”周显白着急地跺跺脚。

连翘不再多问,忙到房里将那个小小的香樟木箱子拿出来,送到周显白手里。“去吧去吧,瞧你脸都紫了。”

周显白撇了撇嘴,抱着那小箱子飞快地离去,生怕跟周怀轩的另一个大丫鬟沉香打照面。

果然沉香听说大公子回来了,忙风风火火从自己屋里跑出来,问连翘,“大公子呢?大公子呢?”

“还没回来呢。在外面有事,你别竭竭嗷嗷的。”连翘嗔了她一眼。

沉香扶着院门翘首望了一会儿,才没精打采地回自己屋里去了。

……

周显白捧着香樟木的小箱子,飞快地回到盛国公府。

盛思颜在绿玉馆的中堂上审完那几个昌远侯府送进来的婢女。

起初盛思颜还担心周怀轩一回城就把涂大郎(盛宁松)和涂大丫(盛宁芳)两姐弟杀了。是不是太着急了?很多事情说不定就死无对证了。

但是现在她才明白周怀轩的用意。

确实,对于这两人做的糟心事,他们俩还是死吧,死无对证比较好……

至少到时候跳进江水里也洗不清,坐实了“贼”的名声的。就是昌远侯府。

他们盛国公府,有的是证据,用不着再留着涂大郎和涂大丫给自己添堵。

比如说,这些婢女,还有外院的管事,都是昌远侯府派来的。

而且他们才是真正从盛家搬东西的经手人。

涂大郎、涂大丫两个人就算活着,估计也是迷迷糊糊。不知道自家有多少东西被人搬走了。

看着口供上的那些话,盛思颜用手揉了揉额角,摇头叹息道:“真是丧心病狂……”

昌远侯为了这个国公爵位和盛国公府的一切,真是疯了,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。

她拿着那些口供先去燕誉堂跟王氏通气。

王氏刚刚小睡了一会儿,起来之后去浴房沐浴。此时正坐在妆台前让大丫鬟玉桂给她擦头发。

看见盛思颜一脸疲倦地进来,王氏笑道:“怎么啦?难道有难事?”

盛思颜将那些口供给王氏看,摇头道:“昌远侯想要爵位,我理解他。毕竟世袭罔替的国公爵确实难得,而且规定了只有四个。不封第五个。所以不拉下一家,他上不了位。但是,他这样偷偷摸摸从别人家偷东西,算怎么回事呢?”

这已经趋于下作了。

昌远侯府怎么说,都曾经是后族,而且以前也算是大族,虽然没有四大国公府传承悠久,但在整个大夏皇朝的世家大族里,也算是数一数二。

王氏就着盛思颜的手,一目十行地看了看那些口供,点点头:“应该没有撒谎,都在这上头了。”又道:“你以为昌远侯要国公这个爵位是做什么?除了权势,那就是为了钱财了。千里为官只为财嘛。大夏皇朝一千多年,只有咱们四大家族和皇室是一直长盛不衰。哪一家勋贵的积累有我们多?他们自然是眼红的。而且我们盛家……这些年实在是太大意了。”

盛思颜了然,叹息道:“是啊。就像一个拿着无价之宝招摇过市的孩童,根本就守不住财的。”

盛家这样豪富,却没有掌握与这种豪富共生的权势,是免不了要被人修理的。

医术通神有什么用?又不是每个达官贵人都会生那些疑难杂症……

不过盛思颜很好奇。她的祖父盛老爷子不像是没成算的人,怎地没有丝毫打算呢?

王氏却笑了笑,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盛家,有自己的倚仗。不然你以为以盛家向来只出大夫的这种人家,也能稳坐国公的宝座长达千年?!”

“有倚仗?可是……皇室照杀不误啊。”盛思颜摊手,“爹是漏网之鱼,是祖父有先见之明吧?”说着这个,盛思颜忍不住又想起那个给盛七爷批命的和尚,真的这么厉害?

王氏对盛思颜的后半句话避而不谈,只摇了摇头。“其实,咱们盛家二十多年前那场杀戮,完全是因为先帝突然成了‘活死人’的缘故。但凡先帝能说句话,太后也不敢杀盛家那么多人。更不敢杀你祖父。”

“这是几个意思?”盛思颜听得大奇,总觉得王氏话里有话。

王氏笑了笑,“有些事情,只有皇帝知道。就像咱们四大国公府,有些事情,也只有袭了国公爵的人才知道。”

盛思颜立即反应过来,“先帝病得太急,有些话来不及说?那爹呢?盛国公的秘密,爹知道吗?”

王氏摇摇头,“他应该是不知道。我们本来把希望都寄托在先帝身上。只要能救活他,很多事情都能真相大白。而我们盛家对大夏皇朝的重要性,也会由大夏皇帝一代一代往下传。可是这一次,似乎要断了传承了……”

“难道盛国公府,也要断了传承?”盛思颜喃喃地道。因为盛老爷子死的时候。盛七爷还在庙里。

有些事情,到底有没有跟他说起过呢?

还有,皇室里面,真的没有别的法子把有些只有皇帝才知道的秘密传下去吗?

盛思颜是不信的。这些可能,连她都想到了,大夏皇朝开国的那些天骄人精们,更是不会大意到忘了这一层。

“娘。其实您觉不觉得,这昌远侯府,也许不只是贪银子那么简单吧?您看看,我总觉得,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等下我要去库房再看看。”盛思颜看着那些婢女的口供,深思说道。

王氏忙捂住她的嘴。低声道:“好了,这件事不要说与任何人知道。”顿了顿,王氏又强调,“连周小将军都不能说,听见没有?”

盛思颜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。抱着王氏的胳膊,不依地道:“娘——!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嘛?!”

“你别跟我装憨!”王氏拿手指头点了点盛思颜的额头,“你给我记好了。为人处事要有分寸。就算咱们有求于人,也不能太过上赶着,知道吗?”

盛思颜点点头,“我晓得。说来说去,还是要咱们自身有本事。靠别人,是靠不了一辈子的。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只有自己的一双手,是最靠得住的。”

“去吧。把这些东西交给周小将军。另外,咱们家库房的册子,你知道在哪里吧?”王氏闭上眼,有些疲倦地问道。

盛思颜点点头。库房册子和府里所有东西的册子,都是分了好几个地方存放。

虽然明面上的一套已经被人拿走了,但是在别的地方,他们还有很多备用册。

家里的好东西,几乎都被搬空了。

盛思颜倒是一点都不着急。

反正拿了我的都得给我还回来,吃了我的都要给我吐出来。

君子报仇,只争朝夕。

盛思颜带着画了押的口供,命人押着那些婢女,来到外院找周怀轩说话。

周怀轩见了她,让她近前来,指了指桌上放着的一口香樟木小箱子,道:“这个给你。”

盛思颜好奇,“这是什么?”

周怀轩亲自打开,从里面拿出来一块小小的东西,折得四四方方,只有巴掌大,然后他的手一抖。

一件玄色中透着银白的大毛氅衣出现在盛思颜面前。

那皮毛滑顺得似乎连水都沾不住,拎在周怀轩手里,像是拎着一道月光。

“银狐大氅。”周怀轩说道,面无表情地递到盛思颜手里。

盛思颜惊讶地接过,手里抚着那狐毛根根尖细分明,水润油滑,几乎是天衣无缝的氅衣,忍不住赞道:“这皮子太绝了,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。”

她记得盛国公的库房有两个银狐围脖,但是颜色质地远不如她手上的这件。

盛思颜知道,银狐皮其实不是白色,而是玄色,所以又称玄狐。银狐的毛绒极为细软丰泽,非常保暖,色泽更是艳丽动人。

上好的银狐皮,毛根和毛尖都是玄色,但是中间部分却是一丝银白,犹如奢华至极,但是又低调至极的银色云雾缎,又如夜晚海天一线中的点点浪花,在白日里甚至有光线流转的变化。

在所有的皮裘当中,银狐皮裘是最为贵重的,有“一品玄狐,二品貂,三品穿狐貉”之说,而且银狐机灵聪慧,非常难以捕捉,所以物以稀为贵,自然更加难得。

盛国公府千年的积累,也不过只有两个银狐围脖。

盛思颜抚摸着银狐大氅,艳羡地看了一眼,摇头交回给周怀轩:“周大哥,这氅衣太贵重,我不好收。”

“穿上。”周怀轩背着手,皱了皱眉头,“啰嗦。”斜了盛思颜一眼,侧身低头看盛思颜带来的口供。

盛思颜讪讪地缩回手,缓缓将身上猩猩毡的斗篷解了下来,放在一旁,系上了周怀轩给她的银狐大氅。

果然她还有些冰冷的身子一下子暖和起来。

盛思颜说不清是因感动被温暖,还是这银狐大氅确实保暖,她整个人都热乎起来。

双眸更是灿灿如星。

周怀轩虽然低头垂眸,但是嘴角的弧度却渐渐舒展,几乎是斜飞入鬓的狭长双眼中有星光闪烁跳跃。

盛思颜仰头,深深地看了周怀轩一眼,穿着银狐氅衣转身离去。

周怀轩眼里虽然看着那些口供,但是却一直没有翻页,直到盛思颜的身影走得看不见了,他才缓缓翻过一页,看后面的内容。

周显白在旁边撇撇嘴,暗忖刚才大公子那眼神必须不对啊!

看哪儿那是?!

眼神跟拐了弯似的,带着钩子,尽往人家姑娘的脖子上钩,根本不是在看口供好不好!——哼,想骗我周显白的犀利双眼……

周显白站在周怀轩背后,一只手悄没生息抬起来,举到自己眼前,做了个“自插双目”的动作。

啪!

周怀轩像是背后都长了眼睛,他转身一巴掌拍在周显白头上,将他拍蔫儿了,才道:“押着这些人,去昌远侯府。”

“现在就去?”周显白精神一振。

“嗯,现在就去。”周怀轩眯了眯眼。

他在战场上,一向不给对方余地,从来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,将对方打得再无还手之力,甚至赶尽杀绝,不留任何后患,才是他的风格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原创麻豆传媒免费观看视频

Post Author: admin

You may also like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向日葵授权破解版

下午程学明要来汇报进

不要vip的黄app

不要vip的黄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