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程学明要来汇报进展,秦桑让李翰下班的时候先留下来,接下来她的身子会越来越笨重,程学明还要忙调查的事,龙斌又靠不住,如果沈梦琴真的找人对付她,很可能会从怀孕这件事下手。

到时候,她身边没个人护着是不行的,所以秦桑打算给自己找一个保镖,等孩子生完了,她再考虑给李翰安排别的工作。

“程大哥,麻烦跟李翰过几招,试试他的身手……要注意点到为止啊。”他是个警察,身手应该不错程学明到了之后,秦桑便跟他说明来意。

李翰对于秦桑的提议没什么意见,只要能赚钱,又不是违法的事情,他就愿意干,而且他觉得当保镖比当业务员来的顺手,秦桑又不是混****的,就是护送她上下班而已。

两人很快摆开架势,秦桑则是搬了个小板凳在旁边坐着,等龙斌喊开始了之后,双方的目光都认真起来,脚步微微转动,似乎在观察对方的动静,最后李翰先出圈攻击,程学明脑袋一歪,轻易地躲了过去。

紧接着,李翰瞅准时机,往下就是一个扫腿,程学明直接跳到对方身后,猛地一个擒拿手……两人你来我往,居然不分伯仲,旁边的龙斌则是忍不住鼓起掌,太精彩了,比看表演还过瘾。

“还不错。”最后,程学明还是稍稍占了上风,却由衷地对李翰进行夸奖。

“有段时间没练了。”李翰笑了一下,跟对方撞了下拳头,不打不相识。

“行,你以后就当我的保镖,我另外给你写一份合同,业务员的工资会先结给你的。”秦桑说完之后,就让李翰先回去了,她还得跟程学明谈其他的事情。

“事情进展得怎么样?”经过快半个月的调查,她相信对方应该有些结果了。

“我去秦月所说的那个房子看过了,里面进出的主要有两个人,出入都有车子接送,其中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,一个在酒店工作。”程学明将资料拿出来,放到桌上,“但是没有看到沈梦琴。”

秦月说的几个地方,程学明都去过了,不论是莫家、歌舞厅、又或者是琴房,都没有看到沈梦琴的身影,她就好像消失了一样。

爱情海边纪夏浮梦

“那家人的身份调查到了吗?”虽然秦桑怀疑沈梦琴背后的人莫家,但是她没有直接的证据,秦月则是没见过其他人从那个家里出入,无法提供足够的线索。

“有个男的跟你描述的很像,那里应该就是莫家。”

“嗯,那你盯紧沈梦琴,她应该还会再去那家歌舞厅的,务必要掌握她的行踪,还有她出入那些场所的证据。”前段时间,秦桑买了个相机给程学明,为的就是能尽早掌握沈梦琴还活着的证据,这样才能做好充足的准备。

跟程学明讨论完细节之后,秦桑在龙斌的陪伴下回到军区,刚上楼就看到宫梵在敲他们家的门,她提着东西走过去,“小梵,吃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今天他本来是打算来秦桑家里吃的,却发现她居然现在才回来,自己的肚子都咕咕叫了。

“进来跟我一起吃?”秦桑话音刚落,就看到小孩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。

“爸爸!”宫梵看到那个高大的声音,舍下秦桑朝对方跑了过去,然后一个“猴子上树”直接蹿到宫君良身上,四肢紧紧地抱着他的身子。

“又重了。”宫君良颠了一下手里的人,朝秦桑弯了一下嘴角,然后对小家伙说道,“想爸爸了?”

“也没有很想啦……”宫梵死鸭子嘴硬地说了一句,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藏不住。

“晚上爸爸给你做吃的?”宫君良也得给两人制造点独处的机会,不能让这小家伙去打扰他们。

“好啊。”宫梵毫不犹豫地背叛了秦桑,转头对她说道,“秦阿姨,我改天再去你那吃饭。”

说的跟皇上似的,秦桑忍不住给了他“哼”了一声,换来宫梵的一张鬼脸,宫君良仿佛背后长眼睛,巴掌直接招呼在宫梵的屁股上,“没礼貌!”疼得后者嗷嗷叫。

秦桑轻轻笑出声,刚拿出钥匙想开门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梯口上来,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加深了。

“纪大爷,你回来啦。”顾不上这里是外面,她三两步走过去,抱住对方的身躯,男人熟悉的味道令她的脸庞也慢慢升温。

“跑这么快干什么,我过去就行了。”快一个月没见,纪岩也思念异常,伸手摸着她的脑袋瓜,接着他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身影。

“纪副队刚回来?”谢诗涵本来是想下去买瓶醋的,出门却遇到这样的情况,也不好装作没看见,只好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。

“嗯。”此时他明显感觉秦桑的脑袋往他胸口撞,忍不住发笑,“害羞?”

“才没有。”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激动过头……好吧她没有矜持这种东西。

纪岩宠溺地看了她一眼,对方明媚的容颜一如既往动人心弦,他接过秦桑手里的东西,两人手拉着手进屋去了。

“怎么没跟宫队长一起回来?”她还以为就宫君良一个人放假,心里正失望着呢。

“去拿了封信。”

“有你的信?我怎么没看到?”

“看来我的媳妇对我不是很重视。”纪岩揉着她的脑袋,勾起下巴亲了一口。

秦桑心虚地转了下话题,“谁来的信?”难道是家里来的?

“好像是一个同学。”纪岩也还没看呢,向日葵授权破解版他把袋子里的东西放到桌上,“晚上吃什么?”

“不知道你要回来,没买太多东西,要不烙饼吃?”既然是纪岩私人的信件,秦桑也不再多问。

“好啊。”他说完,先打开信封看了起来,接着勾了勾嘴角,“朋友约我明天去吃饭……他怎么知道我明天放假?”

“部队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嗯?你这次回来几天啊?”纪岩在这里还有朋友呢,会是什么人呢?

“就一天。”后天早上他又得回去训练了,想到这里,纪岩的目光也探了过来,沉沉的,带着歉意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You may also like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梅花视频app兑换码

不要vip的黄app

不要vip的黄app

浅浅软件免费下载安卓

青萝轻松笑道:“周大